首页- 新闻中心- 黔图汇- 人才网- 视听中心- 专题- APP

订阅
首页| 全州| 时政| 领导| 县市| 综合| 发布| 视听| 行业
首页 > 每周人物 > 正文

欧定清: 在我心里侗戏最重要

在线投稿 投稿信箱:tougao@qdn.cn  新闻热线:8222000  值班QQ:449315
时间:2021-06-08 13:32:19  来源:黔东南州融媒体中心  

欧定清,侗族,黎平县口江乡朝坪村人,侗戏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。欧定清不仅熟悉侗族大歌、侗歌、牛腿琴歌、河歌、侗戏,而且能自编自演侗戏和设计侗戏一些片段的新唱腔。到目前为止,带过侗戏班30个,学员300余人,成功排演了《扶贫干部》等22出侗戏。

  欧定清,侗族,黎平县口江乡朝坪村人,侗戏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。欧定清不仅熟悉侗族大歌、侗歌、牛腿琴歌、河歌、侗戏,而且能自编自演侗戏和设计侗戏一些片段的新唱腔。到目前为止,带过侗戏班30个,学员300余人,成功排演了《扶贫干部》等22出侗戏。

  “喂,老板!我今天要排戏,能不能请个假?”

  “你这个月请了多少次假了,再请就不要来上班了!”

  5月24日,记者来到黎平县城,见到侗戏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定清时,他正打电话给老板请假。

  电话那头老板的语气不太好,欧定清却笑着跟我们说:“没事,大不了就不干了,在我心里侗戏最重要!”

  欧定清看似对待工作漫不经心,其实是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侗戏的创作与传承工作上,把副业变成了主业,为戏痴狂。

  说到欧定清为戏痴狂的事儿,他的妻子在一旁忍不住跟记者吐槽起来。“到了农忙时节,都是我一个人在田里做活,他就坐在一边写戏,帮不上忙,让我生气得很。”面对妻子的“控诉”,欧定清笑着说:“我当时灵感来了,心里只想着赶紧把戏写好,根本顾不上其他的事了,你要理解我。”

  写戏耽误做活,写戏忘记吃饭,排戏排个通宵……这些都是“戏痴”欧定清的日常。

  “一出好戏的标准,首先要有韵,然后还得通俗易懂、富有哲理。有时候为了达到一韵到底的效果,我想词都得想三天。”说着,欧定清拿出了几十本他创作的侗戏本子。

  《卖猪肉》、《一包香烟》、《扶贫干部》……记者一本一本翻看着,发现这些侗戏充满了生活气息,讲述的都是老百姓身边发生的故事,戏剧冲突强、人物个性鲜明,都是很优秀的侗戏。

  “为什么这么热爱侗戏呢?”记者问欧定清,他想了想笑着说:“因为做这件事的时候,我很快乐。”

  从小欧定清就喜欢听村里的大人唱侗戏,可是那时没有人愿意教他。没有人教,他就想办法“偷师”。

  “三人行必有我师,他们不把戏本给我看,我就按一毛钱一本,借来看,学习作词韵脚。”就这样,欧定清自学创作侗戏,慢慢走上了正轨。

  编、导、演、策划、舞台设计、服装道具,欧定清一个人包揽了整个侗戏队里所有的活儿,成了侗戏全才。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事,教徒弟。

  “我是毫无保留地教,我本身是一个对侗戏充满激情的人,我希望我能感染到学生。”欧定清说。

  “其实,现在年轻人对学习侗戏的热度是逐渐减少的。这种现象,你怎么看呢?”面对记者的疑问,欧定清坚定地说:“戏剧源于生活,我要做的就是写出更多贴近生活的戏本,同时让侗戏更富有观赏性,带他们走进侗戏的世界。”

  女儿欧美霞就是在父亲的感染下,陷进侗戏里的人。“我是父亲最忠实的粉丝!”欧美霞告诉记者,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她就跟着父亲的戏班唱戏,有什么适合的角色,父亲都会让她参与表演。直到现在,欧美霞已经成为了父亲戏班里的一员大将。

  欧定清不仅会创作侗戏,还会表演。八十年代初,附近村寨都会邀请欧定清去讲课,教大家表演侗戏。“当时,蒲洞村就喊我去给他们讲戏嘛,那时村里穷得很,我去教了他们一个月,住的房子都是透风的。”欧定清说,“2016年,再次去到蒲洞村时,看到蒲洞村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就立马写了个《家乡变化》,介绍蒲洞村从一类贫困村一跃成为脱贫攻坚示范村,歌颂国家精准扶贫的好政策。”

  让欧定清最难忘的还是2017年去雷洞村表演侗戏的经历。

  当时,雷洞村村主任特地打了电话来嘱咐欧定清,希望欧定清的戏班能带一些“帅哥美女”去演出。

  侗戏队员走进村里时,村口站满了前来迎接欧定清侗戏班的村民。可发现压根就没有俊男靓女,渐渐地欢呼声没有了,村民们也都散了。

  “老欧,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啊?”

  “我的队员都是根据角色设定找来的,一味地帅哥美女这戏就没看头了,你放心,场子我肯定给你热起来。”

  看着戏台下三三两两的观众,面对村主任的担心,欧定清却充满自信。

  这次队员们表演的戏是:农村里一位爸爸另娶,后娘对女儿不好的故事。

  队员们扮上相,演出开始,随着剧情的深入,台下的观众越来越多,村民们一边流泪,一边把五角、一块的钱扔上戏台,这是观众的打赏,更是对欧定清戏班的肯定。

  交谈中,欧定清始终微笑着,他告诉记者:“都说我们唱戏的人一天傻傻的,又哭又笑。只有我们自己知道,在戏剧的世界里,是没有任何利益的,只有简单的快乐,很踏实。”

  一生为戏痴,老欧的侗戏世界还在不断丰富。(康莉 王佳丽 潘皇林)

责任编辑:吴如贵【收藏】
上一篇:李怀涛:特殊家庭中的“管家”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