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- 新闻中心- 民生连线- 黔图汇- 房产网- 人才网- 视听中心- 专题- APP- 微媒体

订阅
首页| 全州| 时政| 领导| 县市| 综合| 发布| 视听| 行业
首页 > 每周人物 > 正文

“爸爸校长”陈立群,大山深处耕种希望

在线投稿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新闻热线:8222000  值班QQ:449315
时间:2019-05-20 10:54:35  来源:政在解读  

盘山公路蜿蜒向前,初夏草木葱茏,路过一个又一个苗寨,是大山深处的神秘风情。然而,沿途不断闪现的“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”的醒目标语,时刻提醒着:掀开瑰丽面纱,是贫困的现实。

  “陈校长,咱们这是到了山路吧。”5月15日,我跟随贵州黔东南州台江县民族高中校长陈立群,一起去苗寨家访。

  盘山公路蜿蜒向前,初夏草木葱茏,路过一个又一个苗寨,是大山深处的神秘风情。然而,沿途不断闪现的“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”的醒目标语,时刻提醒着:掀开瑰丽面纱,是贫困的现实。


  大山中的苗寨
 

  “这哪里是山路咯,这是大路。”陈立群一边开着车,一边爽朗地笑起来。副驾驶位置上,坐着高二班学生邰秀兰。前几天,学校开家长会,邰秀兰家里没人过来。这个品学兼优的学生,只是低着头说姐姐没时间来。陈立群想要去她家里了解最近的情况。

  来了一位杭州校长


  陈立群和邰秀兰走进寨子
 

  这是陈立群第三次来邰秀兰家,每次来他都带着水果和几百元现金。路越来越窄,也越来越陡。一边是崇山峻岭,一边是悬崖峭壁。我下意识抓住了车门上方的车把手。在转弯处,陈立群又小心翼翼地倒车,一下子过不去。原来,真正的山路开始了。

  窄窄的道路,只能勉强通过一辆车。路边时不时遇到一堆塌方的泥土。 “这里天无三日晴,泥土吃饱了雨水就塌了。”三年来,陈立群走进了两三百个大山深处苗寨家访。仪表盘上数据显示,他已经跑了五万七千公里。

  天无三日晴、地无三里平,人无三分银。黔东南州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一方主战场,也是杭州对口帮扶的地区。台江县是国家级的贫困县,也是“天下苗族第一县。”2016年3月,杭州学军中学校长陈立群,婉拒了民办学校的百万高薪聘请,独自背起行囊走进黔东南的大山,挑起了台江县民族中学校长的担子。这是全县唯一一所高中,陈立群开出的唯一条件是“分文不取”。

  2017年,邰秀兰中考602分,台江民中录取线414分。她的分数线足够上黔东南州州府凯里的学校,但她选择留在了台江。“我的初中老师说,台江民中来了一位杭州的校长,把学校治理得很好。在这里同样能考上好大学。”


  邰秀兰家门口的梯田
 

  而在2016年3月,摆在陈立群面前的,是一所积弊已久的“乱校”:生源差、学风散,师资弱。新学期,教室里空出来60多套桌椅;早自习,一个班里10多个学生趴着睡觉;一位语文老师讲了20多分钟课,才发现自己讲错了;全校师生吃饭,只有一口大锅烧菜,周围苍蝇乱飞……一位退休的杭州老校长能改变什么?

  这位看起来文弱的校长,用一场雷厉风行的改革,展现了他铁腕的一面:全校3000名学生实行寄宿制管理,改善教师和学生餐住宿条件,制定出台16项管理制度整顿校风教风、重塑课堂。陈立群把近40年的从教心得,毫无保留地融入台江民中。短短两个月,学校面貌焕然一新。


  高三学生的晚自习
 

  邰秀兰说,去年暑假,临近的一个寨子有学生考上了大学,陈校长和老师们带着录取通知书送到寨子,鞭炮响起来,苗歌唱起来,比过节还热闹。台江民中的450张喜报,送了整整一周。大红喜报高高贴在村寨入口的地方。那段时间,苗寨里都在议论“谁家孩子考取大学了”。

  2018年,这样一个贫困的县城破天荒走出了数百位大学生。全校901名学生参加高考,450人考取本科,高考增量从全州垫底冲到全州第一。11年来,台江高考没有一个上600分,这一次“破纪录”达到8人。当地老百姓对教育的信心又回来了:2018年9月,台江中考前100名学生,留在本地读书的有95人,而在往年留在本地的只有个位数。

  学校变化传遍县城

  “秀兰,最近换了数学老师吧,上课听得懂不?”陈立群一边开车,一边找邰秀兰聊天。邰秀兰点点头说,喜欢这位老师。

  在台江民中,让邰秀兰感到学习充满乐趣的是,杭州来的支教老师课堂非常活跃。“我从老师的课堂上,不仅学到了知识,也看到了杭州的西湖,看到了浙江大学的样子。”

  “同学们,今天,天特别蓝,阳光特别明媚。”下面学生异口同声地说:“老师特别美!”这是浙大研究生支教团老师盛浙一堂课的开场。盛浙2018年大学毕业考上研究生后,就直奔台江支教。


  浙大研究生支教团老师盛浙
 

  “今年下半年,我就要回去读研了。这一年,与其说付出不如说得到。我从陈校长身上懂得了人生的价值在哪里,我也得到了孩子们的爱。支教就是给大山的孩子一双眼睛,让他们看到外面的世界。”盛浙说,她的第一节课,不讲课本知识,而是给学生们讲杭州的历史文化和浙大的故事,让学生开阔视野,树立人生的目标。在台江民中有4位像盛浙这样的浙大研究生过来支教,还有10位杭州各个学校来的支教老师。陈立群不断争取让外面的优秀教师分批到学校支教,使本地教师在传帮带中迅速成长。


  陈立群和杭州市教育局领导争取优秀的高三老师
 

  台江县民族中学教师莫昌剑,说起了这几年明显的变化,每周一次集体备课让整个教研组的教学目标非常明确,教学方法可以充分讨论。过去,老师们的心态是“我课堂教了,学生课堂学了”就万事大吉,现在必须是“课堂讲透了,学生学懂了”才算过关。学校的变化很快传遍了整个县城,出租车司机说不清校长的名字,但“听说管得很严”。一些家长开始打听该不该把在外上学的孩子转回这个有“著名校长”的学校。

  陈立群感觉,第一步走出成效了,紧接着第二步,要给贫困地区留下一支带不走的支教队伍。“所有的帮扶总是暂时的,所有的支教总是要结束的,关键在于增强贫困地区教育可持续发展的造血功能。”在陈立群的推动下,台江民中启动了青年教师培养行动计划。计划包括3个工程:“小荷工程”“青蓝工程”“名师工程”。

  去年,贵州省教育厅以陈立群之名成立全省名校长领航工作室,为的是更好发挥名校长在教育脱贫、学校管理方面的示范辐射作用,探索一个更好适应贵州省教育改革发展需要的校长培养机制。他义务给初中、小学校长授课,已经作报告开讲座60多场,接受培训校长教师超过万人。

  让故乡有梦想


  邰秀兰的家
 

  一间塌了一半的吊脚楼,手指轻轻一碰漆黑腐朽的木板,碎屑不停地往下掉。到了邰秀兰的家,陈立群说,寒假来时,这边还没塌方呢。“以后,可不能再住回来啦,就跟着校长和老师们吧。”

  邰秀兰3岁时,就成了孤儿。11岁时,抚养她的奶奶也去世了。本来还有一个大她4岁的堂姐带着,今年堂姐也嫁人了。寨子里很安静,连风吹着几颗大枫树的声音都听得见。

  “校长,我听别人说,我妈妈很会刺绣,她绣的苗绣是寨子里最好看的。她也很会唱苗歌。”邰秀兰说,她还保留了妈妈的一张旧照片。“我和妈妈长得好像。”说完,她眼泪哗哗地留下来。陈立群赶紧拍拍她的肩膀说,“那你要把妈妈的照片好好留着咯。没事没事,校长管你,管你到大学毕业。”

  每一次家访,都让陈立群内心有种块垒难消的沉重:贫困磨砺出这群孩子的刻苦和隐忍,却也造就了他们极其敏感脆弱的内心世界。陈立群始终倡导关爱是教育的本源和灵魂。邰秀兰破涕为笑,“这个五一,校长回杭州。带了两个大饼回来,其中一个就给了我。校长就是我的第二个爸爸。”


  邰秀兰的梦想是回来建设家乡
 

  陈立群说,苗族同胞历史上几经迁徙,大山曾是他们家园的安全屏障,如今却成了阻隔他们连通外界的障碍。虽然村村通了公路,但山高路险。更让他焦虑不安的是,另一座横亘在人心里的“大山”。如何在贫困欠发达地区重建尊师重教、耕读传家的良好民风?陈立群带领教师走进寨子宣讲,让老百姓充分认识到教育对于改变贫穷落后面貌的意义,他的足迹踏遍台江每个乡镇。

  “秀兰,今年和校长回杭州过年咯。”回来路上陈立群笑着对邰秀兰说。

  “中国那么大,教育欠发达的地区那么多,总要有人站出来去做些工作。”陈立群说,他的初心就是安安静静地做个校长,帮助更多像邰秀兰这样的孩子。

  “陈校长千里迢迢过来帮助我们,身为苗乡的人,我更有责任让我的故乡成为有梦的地方。”邰秀兰说,如果学有所成要回来建设家乡,成为一个像校长一样伟大的人。


  贴在教学楼的标语
 

  暮色四合,远方的延绵群山留下一片雄浑剪影。山脚下的台江民中,灯火通明。结束家访,陈立群站在教学楼门口对我挥挥手,转身又去教室看学生们自习。

  这一天距2019年高考只有23天了。(郑莉娜)
 

责任编辑:吴茜岄【收藏】
上一篇:王正举:弹起心爱的棉花
下一篇:最后一页